黄勇教授化身段子手,大成讲坛花絮大爆料

武大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    发布时间:2017-06-22 来源:本站

      武汉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大成讲坛第2讲日前在武大成功举办,除了精彩的竞争法学术理论和知识,对外经贸大学黄勇教授轻松活泼的演讲风格和幽默诙谐的话语以及与主持人立志教授的微小互动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参加讲座的同学们敬佩黄教授学识和眼量的同时,还惊奇地发现,黄勇教授豁达睿智,底气自嘲,妙语连珠,堪称学术大咖中的高级段子手!
      小编整理了一下来自现场最一线的花絮,来一场花絮大爆料。

      花絮一:演讲时间之洪荒之争
      讲座一开始,黄勇教授问:宁老师,讲多长时间,您规定下?
      宁立志教授说:您随便讲!
      黄勇教授:别随便讲啊,多长时间呢?
      宁立志教授:5点半前结束吧!(2点半开始的)
      黄勇教授:之前您不是说一个多小时吗?
      宁立志教授:哦,那就一个多小时,剩下的时间作互动交流。
      黄勇教授:那就一个多小时吧,不过我话匣子打开也没完没了,每位教师都是一名麦霸。就这样,黄教授两手空空上讲台,一张纸片没带,一讲就是近三个小时,中间都不带休息的!据宁教授讲,事先跟黄勇教授联系时说的确实是讲个把小时,目的就是先“诓”过来再说,知道黄老师肚子里有东西,个把小时讲不完的,真心想让黄老师多讲讲,为了让孩子们能听到大咖的讲座,有时得适当采取点“诓骗”策略。

      花絮二:来武大洗洗肺
      黄勇教授说:我们对外经贸大是一个非常小巧的学校,从东门能望到西门,所以很高兴能到武大来换换空气、洗洗肺。这也许是黄老师关于校园面积与空气质量的新证明公式。讲座结束后,黄老师在法学院门口抽烟被小粉丝们看见,有同学说,敬爱的黄老师正在武大洗肺!

      花絮三:从天而降的“就业贡献奖”
      黄勇教授说:别看我们学校小,我们学校就业率非常高,学生找的工作也都很实际。前几年莫名其妙颁了我一个就业贡献奖。学校有关领导说“把黄勇给我提溜过来”,我说“我不参加这些虚的活动”,他告诉我说我获奖了,我说“我获什么奖了?就业和我有啥关系?”结果发现,我的硕士生里面多数是去大银行的。后来,我问他们为什么去银行,他们说工资高,待遇好,未来跳槽也好跳。我一想也对,所以我欣然接受了这个奖。从此以后,我就十分重视和关注我学生的就业情况,得对得起这个奖呀!

     花絮四:毕业学生谨防“白眼狼”
      讲座现场,很多是刚开完毕业典礼即将离校的学生,都是慕名而来。黄勇教授说:今年宁老师这么多学生毕业,祝贺宁老师又有收获。但要提醒大家不要忘记老师和学校。我经常跟我的学生们开玩笑讲“学生都是白眼狼”。后来学生毕业好多年回来看我,一起吃饭时,在酒桌上就跟我说,还记得我当时说的这句话,然后就跟我说“老师,学生不是白眼狼”。随后,黄教授话锋一转,说:老师只期待再见时你能记得老师,跟老师打个招呼就可以,老师最大心愿其实是希望学生能成才,只要能够回报社会,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记不记得老师并不重要,平平安安最重要!

      花絮五:收最大年纪博士生,战战兢兢指导毕业
      黄勇教授说:我指导了一位比我年纪大21岁,今年以75岁高龄通过答辩拿到博士学位的韩国博士生,起初不想收他,因为自我感觉心理承受能力不行,中国人尊重老人的传统心理障碍让我觉得这样没有办法指导呀,但是老人的执着最终让我败下阵来还是收了他,老先生博士论文第一稿写了80万字,给我惊到了,我说我看不完,最多减到20万字。当年收他时,他已经拿到了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制史博士学位,我说看看他写的论文,当场就晕了,内容是《论唐律对高丽律之影响》,还全都是古文。两个博士学位所属学科跨度特别大,学得特不容易,70多岁的老先生有这份学习新知识的执着,确实是值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努力学习的。
      谈到最年长博士生,黄教授还分享了一个发生在他们之间的有趣小故事。
      黄勇教授说:这位高龄学生太有礼貌,严守尊师之道。我和我的一名中国学生一起跟他去吃饭的时候,我那学生走着走着,老先生一把拽住他,严肃地说“你怎么能走在老师的前头?”,我那学生一脸懵圈,问了句“不行吗?”,老先生就说“当然不行!学生怎么能走在老师的前面!”。然后那学生默默退到了后面,过了一会儿,老先生又一把拽住他说“你怎么能走这边!”,我那学生问“又怎么了?”,老先生说“你怎么能踩老师的影子!”,到这会儿我的学生都觉得生无可恋了,我就跟他说“看见了吧,你们以后得对我好点!”,后来我一想,老先生每次离开我办公室的时候都是后退着出门的。

      花絮六:媒体询问年龄,本咖深受打击
      黄勇教授说:不知道是谁把我指导的75岁韩国老先生博士毕业的消息告诉了媒体,答辩当天就有记者过来采访。
      记者问:黄老师,是您大还是您的学生大?
      黄勇教授:我无语!我内心嘀咕:我们差20岁,看不出来吗,我有这么老吗?!我不就是头发少点吗?太刺激我了!所以,头发是我的“敏感词”,我的学生不许在我的面前提头发,语言文字都必须“脱敏”!你们宁教授头发多,更不能在我面前提头发!

      花絮七:十年磨一剑,终可入预算
      黄勇教授说:公平竞争审查制度难点在于补贴,如果大家了解政府运作程序,预算这一块是人大去审的,但预算法里没有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人大的法定条件里只有绩效及其程序,更多是绩效考核。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曾经在北京市领导面前积极推动在人大预算文件中体现公平竞争审查,也是全国第一次地方政府在其预算报告中写入一句话,在预算监督检查任务中写入了落实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在中国,学者呼吁时要努力先让制度写进去,先占个位置,未来就有制度依据了。前几天我在看决算报告时突然发现在决算内容中写进了“引入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但我说得改,因为已经有这制度了,应该改为“落实”,不知道会不会改,但是不改我就会继续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重要的政策说三年,事实上这个事我已经说了十年,真说了十年,终于写进人大的报告中去了。

      花絮八:必须看清15年,以免死在沙滩上
      黄勇教授说:你们这个年龄的人一定要看到未来的15年,那是你们挑大梁的时候,如果学习理念和方法没有调整到适应以后中国社会市场发展和环境的变化,你们终将被后面的年轻一代很快超越。我会跟我的学生说,关心什么看什么,往前看,不要只看当下,只看当下三四年都是短视。

      花絮九:高铁,一般企业搞不了
      黄勇教授说:我国互联网的发展和强大,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很多行业都应该研究这个规律!但国际比较时,我不主张老拿别人的弱项来比我们的强项,拿我们的弱项比别人的强项,才能不断发现不足不断进步!你们说,中国改革开放30年,得以自豪和欧美PK的行业就是互联网,你们说还有哪个?
      学生说:有高铁。
      黄勇教授说:提到高铁,我最关心的是高铁行业的竞争问题,高铁建设耗费那么高,后期运营中的竞争问题尤其应该关心,大到高铁整体的运营小到盒饭的经营上是不是可以引入竞争机制,这个是我们从事竞争法研究应该关注到的地方。高铁的发展更是我们政府支持下的成就,一般的企业计较成本,是不愿意投资这些成本特别高回报周期长的行业的。
      就这样,整场讲座,爆发无数次热烈的掌声,同学们开颜一笑之余,所得和领悟,胜却人间无数!   

 武汉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  杨妮娜、赵丰等  供稿

本站所提供资源仅供个人学习、研究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下载、复制,请在24小时内删除!